大俠旋風掠西湖──記金庸酷暑杭州行

文/萬潤龍報導 2003年7月27日

  今天下午,著名作家金庸攜夫人結束了短暫而又緊張的杭州之行,乘坐“港龍”航班返回香港。

  金庸的杭州之行,恰似在酷暑之中刮起了一股旋風,吸引了無數金庸迷,也留下了許多有益的話題。

  金庸的杭州之行,除了會見朋友,就是與金庸迷和記者見面。短短3天時間,金庸先生接受了央視“新聞夜話”和“新聞會客廳”兩個節目組的專題採訪,接受了本報及南方週末、東方早報、錢江晚報、每日商報等20多家媒體的集體採訪,還應本集團邀請在杭州劇院舉辦了一場專題演講會,並參加了昨天下午金庸書友會成立和《金庸茶館》雜誌首發等多項慶典儀式,忙得不亦樂乎。

  由於新浪網在半個月前已經作了預告,有1000多位網友在網上向金庸先生發了帖子。到25日現場開講之後,提問者竟然達到4800餘人,加上現場的千餘名聽眾,一問一答間,金庸與金庸迷之間的互動煞是熱鬧。

  記者參與了所有的採訪和演講活動。感覺中似乎沒有一個問題能夠難倒金庸。他回答問題時的神態,答問時所顯示的那種睿智,讓人難以相信這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一位聽眾問金庸:您那麼大的年紀,冒著這樣的酷暑,來為這本《金庸茶館》雜誌造勢,何苦?金庸用了八個字作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贏得場上一片掌聲。問得最多的是有關影視劇改編的問題。許多人對央視版的“金劇”不滿意,但金庸卻堅持自己的看法:央視版的《射雕》拍得最好,理由是尊重原著,改動最少。

  那天開講,有人問金庸,過去已經有過好幾本《金庸傳》,最近又有人寫了一本,這位作者就在現場,金庸先生願不願意與他見面?金庸斬釘截鐵地說:不願意。金庸表示,他沒有授權任何人為自己作傳。他說:我的一生經歷極其複雜,經歷很多,興趣非常廣泛,我不相信有人能充分了解我而寫一部有趣而真實的傳記。問及寫自傳,金庸表示,自己只是個寫武俠小說寫得相當好看的人,是個普通人,寫自傳似乎沒什麼資格。再說,自己的內心祕密也不願意與眾人分享。

  對於剛創辦的《金庸茶館》雜誌,金庸先生表示了由衷的滿意。他在回答聽眾提問時說,這本雜誌比自己預計的要好得多。說到今年10月即將在杭州西湖楊公堤上開辦的金庸茶館,金庸更是顯得十分高興。他說,過去香港有人稱自己“查博士”(金庸本名查良鏞),金庸茶館開張後,自己成了名副其實的“茶博士”。到時一定會在茶館提一把茶壺,為客人沏茶,與朋友談天說地,請朋友指出自己小說中的錯誤,既交朋友,又遣雅興,豈不是一件快事?

  金庸的杭州之行還讓人看到了這位老人的慈愛和寬容。他從不拒絕為人簽名,在公眾場合不斷有人請求與金庸先生合影,金庸也一一滿足。有些提問在旁人看來已經很“出格”,但金庸卻一臉平靜地作答。比如一位北京記者重複兩次問金庸:您在“百年”之後,希望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些什麼?在旁的記者愕然。金庸卻不慍不火,緩緩地說出一段驚人之語:這裡躺著一位老人,他寫過十幾部小說,有幾億人喜歡。

  看著金庸平靜的神態,聽著金庸的答語,使記者想起了當年王朔發表《我看金庸》後金庸的回應,想起了金庸所追求的“八風不動”。

(轉載自2003.7.27大陸《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