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最愛的三種女人 /金庸

很感謝台北中國時報「浮世繪」版和遠流博識網共同舉辦「金庸小說人物票選」活動,並感謝台灣許許多多讀者參加了這項選舉。

我讀了台灣讀者們的反應,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我不敢說他們是「金迷」,在我心中,他們是「金庸的朋友」。最近我在杭州浙江大學,以文學院院長的身分,跟學生們講課,他們在講堂的大黑板上,寫了一行大字:「歡迎金庸大師兄來給我們講課。」我就叫他們為「小師弟、小師妹」,他們稱我為「掌門大師兄」。台灣讀者們的反應,也給了我一種朋友一樣、師兄弟一樣的良好感覺。

統計的結果表示,大家的看法相當不一致,有很多人最歡喜韋小寶和張無忌,也有不少人最討厭韋小寶和張無忌。我寫這兩個人,以及其他書中的人物,都是在努力表現他們是真正的人,有可愛的地方,也有討厭的地方。

你們想一想自己最親近的人:兄弟姊妹、父母子女、情人愛人、同學朋友,冷靜的分析一下,多半會發現他們有很多可愛之處,也有不少討厭之處。我們自己,每個人的性格是不同的,因而對同一個人有不同的反應,所謂「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如果大家的反應都一樣,恐怕有不少男子娶不到老婆,不少女子嫁不到丈夫了。

我本人也回答問卷,但有些題目是不便答的,比如說:金庸筆下最生動、刻劃最深刻的人物是誰?作者應當答:「沒有!」因為我自覺人物寫得不夠好。但因題目是「金庸筆下的人物」,可以從許多我所寫的人物中挑一、兩個出來,即使都不夠好,也可以有一、兩個「比較」──(自己比自己,不與別的作家比)生動的人,在這個條件下,我答覆如下(不是自大或不夠謙虛,反正全部是自己和自己比,正如我曾說:「我的各種小說中,後期寫的比前期的進步了些,長篇的比短中篇的好些。」):

我認為自己寫得較生動的人物是韋小寶、楊過、喬峰。

最喜歡最欣賞的男人──令狐沖、喬峰、郭靖、楊過、段譽、張無忌、風清揚、黃藥師、周伯通。

最討厭最不欣賞的人──岳不群、滅絕師太、郭芙、慕容復、左冷禪、丁春秋。

最喜歡最欣賞的女人──黃蓉、小龍女、程靈素、駱冰、阿九、何鐵手、藍鳳凰。

理想的妻子對象──任盈盈、趙敏、阿朱、曾柔、周芷若。

我心中對之有柔情、有愛意、願意終生愛護她的女子(和妻子不同)──郭襄、小昭、儀琳、雙兒、阿碧、阿九、程英、公孫綠萼、甘寶寶。

我以上所說的三種女子,一種是最欣賞的,例如黃蓉、程靈素、小龍女,當她們是朋友、老師,那很好,如作為妻子,自己會有壓迫感,覺得尊敬有餘、親暱不足。最想作為妻子的,如任盈盈,她大方體諒而寬容,丈夫做錯了什麼事,她一笑置之,不會窮追苦查,遇上大事,她比丈夫更聰明,更能解決問題,不但是賢內助,且是賢外助。

第三種女子,例如郭襄、儀琳這一類小姑娘,我願意愛護她、憐惜她,認她做義妹,收她為徒弟,心裡偷偷愛她,但不敢發展愛情,那是一種「已婚男子」的祕密感情。

而最能象徵時下一般台灣人性格的人,我想是張無忌打個對折(因為一般台灣人沒有張無忌見義勇為、奮不顧身的大仁大義),他性格很像平常人。

一般台灣人決沒有韋小寶那麼壞。許多中國人(不論何地)性格中都有一點「韋小寶味」,但決不會這樣誇張和徹底。

一般台灣人雖非大仁大義、頗有平庸凡俗之處,但決不卑鄙奸惡,我樂於和他們做朋友,事實上也已有不少朋友。

 backupnew.GIF (664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