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計」大會串

 

  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

  作戰,是欺詐詭變之術。能攻而裝作不能攻,要打仗卻裝作不要打;準備奪取近距離目標,卻故意在遠處佯動,準備奪取遠距離目標,反在近處佯動。

  金庸小說中描寫「詭道」的例子極多,其中又以黃蓉和韋小寶為最!詭道的目的,即在隱藏實力、混淆敵方判斷。

  《射鵰英雄傳》第六回,鐵木真先裝懦弱,以華箏下嫁都史,再裝中箭受傷,甚至重責忠心的千夫長,都是要鬆懈王罕、桑昆和札木合的戒心,然後一舉將他們剷平,是用「詭道」最徹底的一例。反之,之前曾說過,《書劍恩仇錄》中紅花會西湖會乾隆,看似紅花會佔上風,實則是將實力完全暴露,繼而又老老實實的將乾隆是漢人的證據交還,犯了兵家大忌!最後意圖以戰術(即刺殺乾隆)挽回,愚蠢至極。

  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

  以小利誘惑敵人──

  如《書劍》袁士霄以獸群引得凶狠狼群入沙城;又如《碧血劍》,袁承志以多爾袞要求明朝割讓黃河以北之地作為出兵平亂代價的假情報,套出曹化淳逆謀篡位的機密,可算利而誘之。

  用各種手段擾亂對方,使其無法作戰──

  《射鵰》黃蓉在第二次華山論劍逼瘋歐陽鋒;《鹿鼎記》韋小寶在莫斯科教唆火槍隊造反,助蘇菲亞公主掌權,即依此法而行。

  對方力量充實,就要更充實自己──

  康熙對付吳三桂就是如此,先充實自己,等雙方實力互換才動手。郭靖苦練降龍十八掌和九陰真經,初時功夫不如人,但辛勤補拙、百折不撓,終可與四大高手抗衡。對方武功高強乃實,我方苦練功夫即備之。

  對方強大且來勢洶洶,則暫避其鋒──

  《神鵰》陸家莊英雄大會上,楊過擾亂了金輪法王稱霸的計劃,法王憤而向楊過擊去,郭靖來救,兩大武學高手對了一掌,郭靖向後一躍消解其來勢,金輪法王卻為了要面子,站住不動,以致要閉口調氣,楊過就趁此機會逼法王放棄武林盟主之爭。這是武術上不知強而避之,無怪乎金輪法王要含恨而退。

  激怒對方,使對方失去理性,我便有機可乘──

  這就是所謂的「激將計」,好比黃蓉激洪七公教郭靖降龍十八掌;徐天宏激王維揚與張召重互鬥以收漁人之利;任盈盈故意傷楊蓮亭以擾亂東方不敗,皆是此理。

  對方態度卑微,設法使之驕縱妄動──

  《鹿鼎記》中,韋小寶在揚州妓院為桑結和葛爾丹擒住,於是纏七夾八,一陣吹捧,再以利誘之,非但保住了小命,甚至切斷了二人與吳三桂的結盟,前半場玩的就是卑而驕之。

  對方安然修整,就要設法使它變為疲憊──

  《射鵰英雄傳》中,成吉思汗攻滅花刺子模後,與窩闊台、拖雷、郭靖三人計劃伐金,所用之計就是佚而勞之。郭靖也引用了《孫子兵法•軍爭篇》中的:「卷甲而趨,日夜不處,倍道兼行,百里而爭利,則擒三將軍。勁者先,疲者後,其法十一而至。」就是要對方百里救援,人馬疲敝。

  對方團結一致,就要設法離間分化──

  意即「挑撥離間」,《倚天屠龍記》裡趙敏就用了兩次,旨在對付玄冥二老。第一次是趙敏跟隨無忌私奔而出,途中卻遇上汝陽王派人攔阻,當張無忌跟二十四番僧纏鬥之際,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偷襲得手,汝陽王正巧趕到,趙敏立刻以鹿杖客意欲奸淫自己,離間汝陽王與玄冥二老的賓主關係。趙敏原意是救張無忌,卻也使得汝陽王失去兩個得力助手,影響不可謂不深。

  第二次是在嵩山少林寺,玄冥二老武逼周芷若交出倚天劍屠龍刀裡的武功秘笈,張無忌以乾坤大挪移第七層神功相助,借力打力轉引二人的掌力互攻,兩人驚疑之際,趙敏立時以富貴官職假意加封鶴筆翁,使鹿杖客以為他出賣自己。兩人惡鬥起來,至於結局如何,金老可賣了個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