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計以利動,韋小寶以佐其外

 

  將聽吾計,用之必勝,留之;將不聽吾計,用之必敗,去之。

  當時孫子以軍國大計,請吳王闔閭採納。也可以解釋為:已決定的作戰計劃,指揮官能服從命令並徹底執行,可穩操勝算,當留之;如各級指揮官有不聽從計劃者,必會招致失敗,非得撤掉不可。

  《射鵰英雄傳》中,郭靖與李萍挑破鐵木真的錦囊,才知蒙古軍在滅金之後,按計劃將移師南攻宋朝。郭靖不從,母子倆想逃回江南,鐵木真因「將不聽吾計」,欲斬郭靖。郭靖脫逃後,果然助宋守襄陽。

  孫子強調,總體戰略將領務必要聽從遵行,否則,必須立刻撤換指揮官,使戰爭達到勝利的目的。

  計以利動,乃為之勢,以佐其外;勢者,因利而制權也。

  計劃完善且對我有利,就要努力造成對我軍有利的態勢(如火攻、反間等戰術),作為外在的輔助條件。所謂「勢」,就是根據於己有利的原則而採取臨機應變的作戰行動。戰略必須正確,再以戰術輔之。

  《鹿鼎記》中,清聖祖康熙欲對付心腹大患吳三桂,表面上派韋小寶當欽差、將建寧公主下嫁雲南以安撫其心,私底下卻積極傋戰,儲備戰馬、火砲、糧餉、兵員等。當戰傋完成,韋小寶又剪除了吳三桂五大外援中的四支(除台灣鄭氏外,包括蒙古、西藏、俄羅斯和神龍教),因此在戰略上,康熙由原本被包圍且四面開戰的劣勢,反過來變成包圍吳三桂的優勢。此外,在政治作戰方面,康熙派韋小寶建史可法忠烈祠、發銀撫卹當年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的災戶,免去揚州、嘉定三年賦稅,大收人心。此大戰略,或先或後基本上都在五台山見順治時已大致決定。

  當戰略大致完成,「計以利動」,乘三藩試探朝廷要求撒藩之時,康熙即順水推舟,撤了三藩以亂吳三桂的造反進度。一方面自己坐鎮,確立有利於己的方向;一方面由韋小寶對外斡旋,臨機應變,「以佐其外」,由劣勢轉為優勢。三藩雖然在開始時打了幾場勝仗,只不過是戰術凌厲,仍扭轉不了戰略頹勢,最後只好以失敗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