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樓一戰,大霧解危!

 

血戰煙雨樓

  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

  天是指晝夜、季節、天候。

  《射鵰英雄傳》中,完顏洪烈率眾人赴嘉興煙雨樓與全真七子、江南七怪比武,雙方的局勢論人手,彼方有彭連虎、沙通天、靈智上人、梁子翁,還有重量級的西毒歐陽鋒、鐵掌水上飄裘千仞,以及楊康調來的嘉興府官兵。而另一方則是:全真七子中譚處端已死,七怪又只剩柯鎮惡,洪七公功力未復,黃藥師父女兩不相幫,郭靖一人只堪與裘千仞打成平手,周伯通搞不清楚狀況,全真教第三代弟子來不及支援。

  歐陽鋒先用蛇陣將對方困至煙雨樓,再用嘉興府官兵團團包圍,眼見就可將一眾人等消滅;但就是沒有考慮到天候因素,郭靖等人在煙霧瀰漫中乘機逃脫。

  就道、天、地、將、法五事而言,完顏洪烈實已掌握了四項優勢:其為大金國貴族,站在金國立場,消滅郭靖等反抗朝廷之人不算過份;雖非嘉興人,卻曉得利用煙雨樓三面臨水的地勢困住對方;將方面,歐陽鋒、裘千仞兩張王牌,眾人莫敵;江湖中人廝殺,也毋須法來約束。但完顏洪烈就是不知天候,致使功敗垂成。

居高臨下,以寡擊眾

  地者,遠近、險易、廣狹、生死也。

  地形,包括了路程的遠近、地形的險要或平坦、地域的廣闊或狹窄,是否可以前進或後退。

   《白馬嘯西風》中,哈薩克人蘇魯克、車爾庫、李文秀等為追逐漢人強盜陳達海,穿越戈壁沙漠直到高昌迷宮,在迷宮前的森林依著足跡轉了一大圈,幸虧發現阿曼遺失的手鐲,否則還不知要繞到何時,這就是不明地勢所付的代價。

  孫子在計劃作戰時,將天候和地形放在五事之前,也就是說,首先要為戰事找師出有名的理由,進而必須對天候、地形做仔細評估及利用,即使兵微將寡,亦可戰勝。

  《射鵰》第三回,乃蠻部以二萬兵馬向金國使者強討官職,還要大過鐵木真部,完顏洪烈先是隔岸觀火,之後因對方攻勢凌厲,陣腳便有些散亂。鐵木真與札木合在此時分為兩翼,先佔兩側高地,以居高臨下之勢,如山洪爆發般衝擊後軍,終於大敗敵軍。此即先掌握地利、再以寡擊眾的最佳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