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計(原文)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

  道者,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不畏危也。天者,陰陽、寒暑、時制也。地者,遠近、險易、廣狹、生死也。將者、智、信、仁、勇、嚴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將莫不聞,知之者勝,不知者不勝。

  故校之以計,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將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眾孰強,士卒孰練,賞罰孰明,吾以此知勝負矣。

  將聽吾計,用之必勝,留之;將不聽吾計,用之必敗,去之。

  計以利動,乃為之勢,以佐其外;勢者,因利而制權也。

  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

  夫未戰而廟算者勝,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本篇大意

  本篇在先秦時代只有「計」一字,後人或許是要與其它十二篇對仗,所以加上「始」。

  「始」是開始,是十三篇兵法之始,也可說是戰爭開始之前。「計」是計畫、估計。「始計」的意思就是,戰爭開始之前估計形勢,計畫作戰,對敵情判斷。計劃越周詳,則勝算愈大,反之無計劃則必敗。此篇可說是戰前會議,或國防計畫的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