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之所以患於君者三

 

  夫將者,國之輔也,輔周則國必強,輔隙則國必弱。故軍之所以患於君者三︰不知三軍之不可以進而謂之進,不知三軍之不可以退而謂之退,是謂縻軍。不知三軍之事,而同三軍之政,則軍士惑矣;不知三軍之權,而同三軍之任,則軍士疑矣。三軍既惑且疑,則諸侯之難至矣,是謂亂軍引勝。

──
   將帥是國家的輔佐,輔佐得周密,國勢必定強盛;輔佐有缺陷,國勢必定衰弱。國君貽誤軍情的情形有三:不應該進軍時下令進軍,不應該退兵時下令退兵,這就叫牽制用兵;不懂軍政而干涉軍政,會使政令混亂,將士迷惑;不懂兵法上的權謀變化而干涉軍中指揮,會使將士疑慮。三軍將士既迷惑又疑慮,敵國必乘虛來攻,這就是自亂陣腳,導致敵人勝利。   

──
   此段強調輔佐的重要性,及不懂軍事的君主如果強行干涉軍政的危害。
   《笑傲江湖》中東方不敗時期的日月神教,其男寵楊蓮亭,在教中可算是教主之「輔」,但他只是個弄權的小人,誅殺異己、斥革功臣(如向問天、童百熊)、貪贓索賄(如收受上官雲十八顆珍珠),就算任我行不復辟,日月神教遲早會被正派所滅,此即「輔隙則國必弱」。
  
   反之,《鹿鼎記》中陳定南輔佐延平郡王,屯田辦學,興利除弊,於陣仗之時又親赴前線,不畏危險,可謂國之良輔也,可惜仍因派系鬥爭而落得被世子鄭克塽所害。
  
   〈袁崇煥評傳〉中描述,努爾哈赤與明兵交戰,除寧遠城外,都是大勝收場,特別是巡檢王化貞。王化貞向朝廷吹牛,只須六萬兵就可將滿清一舉敉平。熊廷弼極力反對,認為準備不足,不可進攻,然兵部尚書卻一味袒護王化貞。於是王化貞領兵十四萬出戰,一交鋒就全軍潰沒。此即「不知三軍之不可以進而謂之進」。

   另外還有一個高第,金庸批其為「考試果然『高第登之』,但做大軍統帥,卻是『要地棄之』。」高第代孫承宗作遼東經略,一到任立刻就說「關外之地不可守」,要撤去關外各城守禦,將部隊全部撤入山海關。結果錦州、右屯、大小凌河、松山、杏山的守軍都撤了,放棄了糧食十餘萬石,軍民死亡載道,哭聲震野,百姓和軍士都氣憤難當。此即「不知三軍之不可以退而謂之退」。

   金庸指出,明兵之所以缺乏有才能統帥的根本癥結,就是「由文官指揮戰役」的荒謬制度。皇帝疑心病重,不信任武官,到後來更變本加厲,派親信太監去做「監軍」,以牽制兵權。如此來看,明朝的「糜軍」又如何與女真八旗勁旅、甚或流寇相抗衡,打敗仗是應該的。

   咱們《射鵰》中的郭靖大俠卻有自知之明:

  此時郭靖武功大進,但說到行軍打仗,卻是毫不通曉,只得向哲別、速不台等大將請教。但他資質本就魯鈍,戰陣之事又是變化多端,一時三刻之間那能學會?……過行月餘,越想越是不妥,自知拙於用智使計,攻打敵軍百萬之師,降龍十八掌與九陰真經可全然用不上,只要一個號令不善,立時敗軍覆師,不但損折成吉思汗威名,而且枉自送了這一萬人的性命。這一日正想去向大汗辭官,臨敵之際只單騎陷陣殺將便是……

  正如郭靖所想「一個號令不善,立時敗軍覆師」,為將者豈能不同三軍之事,為君者又如何能干涉或指派庸才去惑三軍將士?

  《倚天屠龍記》中,明教在張無忌的領導下起義抗元,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雖說教眾勇猛,實際上彭瑩玉和尚的一段話,正點出關鍵所在:

   ……韃子皇帝任用番僧,朝政紊亂,又命賈魯開掘黃河,勞民傷財,弄得天怒人怨。咱們近年來打得韃子落花流水,你道咱們這些烏合之眾,當真打得過縱橫天下的蒙古精兵麼?只因這胡塗皇帝不用好官。汝陽王善能用兵,韃子皇帝偏生處處防他,事事掣肘,生怕他立功太大,搶了他的皇位,因此不斷削減他兵權,儘派些只會吹牛拍馬的酒囊飯袋來領兵。蒙古兵再會打仗,也給這些混蛋將軍害死了。這韃子皇帝,可不是咱們的大幫手麼?

  元順帝「亂軍引勝」,正是以上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