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用於國,因糧於敵

 

  故不盡知用兵之害者,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糧不三載;取用於國,因糧於敵,故軍食可足也。

  :不能徹底了解戰爭帶來的弊害,就難以真正了解戰爭所帶來的利益。善於作戰的將領,只動員一次兵力即可獲勝,不會一再徵兵,糧餉的運輸也以兩次為限;後勤軍需由國內運輸,糧食也可在敵國就地補給,如此,軍隊食物就可充足了。

  :《倚天》六大派圍攻光明頂,正自情況危急,光明頂上楊逍反與韋一笑、五散人對掌,這些人自以為武藝高強,想將對方壓倒,正鬧得不可開交之際,成崑一舉便將眾人打倒,坐收漁翁之利。楊逍、韋一笑等人便是「不知用兵之害」,先鬥了起來,不但身負重傷,也差一點使明教覆亡。

  《鹿鼎記》中,康熙皇帝為求與羅剎國解決邊界問題,採取了速戰速決。先派韋小寶攻下雅克薩,再以戰迫和,用伐謀、伐交手段,迫使羅剎國退出黑龍江流域。此役正合乎「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糧不三載」的原則。

  《天龍八部》裡的契丹軍不發軍餉,所需皆劫掠於鄰國,名之為「打草穀」,非常合乎「因糧於敵」的原則。但敵方若使出「堅壁清野」,則「因糧於敵」反成致命傷。試觀拿破崙征俄,他的如意算盤就是「因糧於敵」,但俄國一實施「堅壁清野」,致使六十萬征俄大軍狼狽逃回者不足六萬。因而在「因糧於敵」時,也要考慮「取用於國」,方合孫子的戰略思想,如斷章取義,一味的因糧於敵,只會造成對方平民百姓的反抗。

  「取用於國,因糧於敵」之道,做得最漂亮的是蒙古人。王建東先生編著的《孫子兵法》中講到:

  「成吉思汗在戰備上,對於武器的製造特別重視;所有武器在該時代雖均由手工做成,但冶鋼製刀的工匠,除了向本國各地徵用外,尚求鄰近各部族。戰時,攻克一地,必先自征服的平民中選取技術嫻熟的鐵匠、工匠等,送往國內,命其製造武器。並於本國各地,設立武器製造廠及武庫;製造場及武庫內的現狀、數量、品質、以及保管是否良好等等,均派有專人負責管理。此種人員,蒙古語稱為古爾汗,此即『取用於國』。」

  以上所述,與《神鵰俠侶》書中描寫:蒙古軍強行徵召馮默風及該縣鐵匠,到蒙古軍中效力,是吻合的。

  蒙古另有一條法律規定:對本族同胞犯有罪行者,嚴厲懲罰;但凡對異族侵犯,或對異族詐騙、搶掠、襲擊及殺害者,不加任何懲罰。因此,蒙古人每一次侵略外族,除了大施屠殺以示威脅外,並儘量擄掠資財物品,以提高士氣,以戰養戰。蒙古人之所以愈戰愈強,能支持連續四十年的侵略戰,就在於「因糧於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