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的劍法,活的人


◆啟蒙良師◆

風清揚道:「五嶽劍派中各有無數蠢才,以為將師父傳下來的劍招學得精熟,自然而然便成高手,哼哼,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熟讀了人家詩句,做幾首打油詩是可以的,但若不能自出機杼,能成大詩人麼?」他這番話,自然是連岳不羣也罵在其中了,但令狐冲一來覺得這話十分有理,二來他並未直提岳不羣的名字,也就沒加抗辯。

風清揚道:「活學活使,只是第一步。要做到出手無招,那才真是踏入了高手的境界。你說『各招渾成連綿,敵人便沒法可破』,這句話還只說對了一小半。不是『渾成』,而是根本無招。你的劍招使得再渾成,只要有跡可尋,敵人便有隙可乘。但如你根本並無招式,敵人如何來破你的招式?」

令狐冲一顆心怦怦亂跳,手心發熱,喃喃的道:「根本無招,如何可破?根本無招,如何可破?」斗然之間,眼前出現了一個生平從所未見、連做夢也想不到的新天地。

風清揚道:「要切肉,總得有肉可切;要斬柴,總得有柴可斬;敵人要破你劍招,你須得有劍招給人家來破才成。一個從未學過武功的常人,拿了劍亂揮亂舞,你見聞再博,也猜不到他下一劍要刺向那堙A砍向何處。就算是劍術至精之人,也破不了他的招式,只因並無招式,『破招』二字,便談不上了。只是不曾學過武功之人,雖無招式,卻會給人輕而易舉的打倒。真正上乘的劍術,則是能制人而決不能為人所制。」他拾起地下的一根死人腿骨,隨手以一端對著令狐冲,道:「你如何破我這一招?」

令狐冲不知他這一下是甚麼招式,一怔之下,便道:「這不是招式,因此破解不得。」

風清揚微微一笑,道:「這就是了。學武之人使兵刃,動拳腳,總是有招式的,你只須知道破法,一出手便能破招制敵。」

──出自金庸《笑傲江湖》第十回〈傳劍〉

◆ 牛刀小試 ◆

風清揚道:「五嶽劍派中各有無數蠢才,以為將師父傳下來的劍招學得精熟,自然而然便成高手,哼哼,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熟讀了人家詩句,做幾首打油詩是可以的,但若不能自出機杼,能成大詩人麼?」


1.下列各句中,何者屬於風老前輩話中的「唐詩」?

(A)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對無言,惟有淚千行。
(B) 維鵲有巢,維鳩居之,之子于歸,百兩御之。
(C)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D) 朝發軔於蒼梧兮,夕余至乎懸圃;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

答案:(C)

題解:(C)為王維的絕句〈鹿柴〉。(A)為蘇軾的「詞」〈江城子〉;(B)〈召南•鵲巢〉,出於《詩經》。 (D)為屈原的〈離騷〉,屬於楚辭。



2.以上風老前輩話中的意思,下列推論何者正確?

(A) 五嶽劍派中的子弟,會寫唐詩的寥寥無幾
(B) 熟讀前人詩句,依樣畫葫蘆,久了也能有模有樣
(C) 使劍的人也要同時會寫詩,才能對劍術融會貫通
(D) 劍術和寫詩一樣,需要活學活使,不能拘泥不化

答案:(D)

 

◆ 徵文贈書 ◆

在你的求學經歷之中,有沒有某一堂課,讓你聽講之後眼前豁然開朗?寫出來告訴大家,課堂上的老師是怎麼教會你的。

題目:自訂。文章內容請寫出你從不會被教到會的過程。
贈書:擇優(5名)贈送遠流出版《笑傲江湖 1─世紀新修版》
字數:300∼500字(9月12日截稿)
郵寄:22161 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一段369號4樓 好讀周報收
電郵:readersclub@udngroup.com(附姓名、學校班級、電話、地址)

文章將刊於好讀周報、遠流出版金庸相關網站、電子報。

 

◆ 好文共賞 ◆

淚水裡的叮嚀…設身處地學同理

盧郁汶 (台北市內湖國中912班)

每個人的學習過程中,缺少不了良師。而我從以前到現在,承蒙老天關愛,賜予我很多溫柔又關心我的老師。不過,我印象最深的是小學的一位漂亮女老師,她在畢業前對我講的一番話,為我的人生上了一課,直到現在還深深受用。

依稀是在小學畢業典禮的前幾個禮拜,老師跟我說:「你就要上國中了,我希望你到國中以後,可以乖乖當個好學生,不要太調皮!」

老師說著便流下了眼淚,我知道她是擔心我,她擔心我跑出她的視線範圍會不受控制,她擔心我國中不會好好照顧自己。

「記住!上了國中後,要照顧好你的人際關係,他們都是要跟你相處三年的同學,不要說討厭誰就討厭誰,你今天討厭別人,但你不知道,也許你也是被討厭的,試著為別人想想,不要只看得到自己。還有,我知道你有實力,但是未來,你一定會遇到困難,一定會有需要別人幫助的地方,你一定要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老師含著眼淚說完這段話,此後我再沒見過她!

我知道老師心疼我之前不被大家喜歡。老師這番話,不只是送我的禮物,更是期許我能在「刮別人鬍子前,先把自己的刮乾淨!」

 

琴鍵上的教誨…零誤差彈切分音

張琇雅(桃園縣楊梅國中901班)

「叮叮咚咚……」悅耳的輕快音符不絕於耳,又是一次的鋼琴課。我滿懷期待的在美麗的黑白琴鍵舞著,奏著上次的功課,希望老師能大大稱讚自己。

「咦?」原本閉目用心聆聽我彈奏的老師,突然的一聲質疑使我頓了頓,心中忐忑不安。我心想:彈得挺順的呀!老師指樂譜,說:「這裡是切分音,不是附點。」切分音就是雙手得各自彈自己的,算是一種較高難度的
領域了,畢竟從小都是規規矩矩的對著拍子彈,現在必須將心神分成兩邊,一邊看左手,一邊看右手,實在有些手忙腳亂。音符,有點兒雜亂,我卻一直無法掌握切分音的感覺,總忍不住一直對著拍子。我有些灰心,然而還是很努力的一邊聽著老師的指導,一邊改正自己的錯誤,一次又一次的,讓誤差愈來愈小,我的心情也轉好了一些。

「嗯,很好。」老師的肯定傳進我的耳朵,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學會彈切分音了。我漾著笑容繼續彈其他曲子,心裡十分愉快。

學習是甜美的,尤其是從不會到會的過程,更是甘甜。

回玩味金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