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君子+斑鳩=?


◆ 美食上桌 ◆

   (洪七公)拿起匙羹舀了兩顆櫻桃,笑道:「這碗荷葉筍尖櫻桃湯好看得緊,有點捨不得吃。」在口中一辨味,「啊」的叫了一聲,奇道:「咦?」又吃了兩顆,又是「啊」的一聲。荷葉之清、筍尖之鮮、櫻桃之甜,那不必說了,櫻桃核已經剜出,另嵌別物,卻嚐不出是甚麼東西。洪七公沉吟道:「這櫻桃之中,嵌的是甚麼物事?」閉了眼睛,口中慢慢辨味,喃喃的道:「是雀兒肉!不是鷓鴣,便是斑鳩,對了,是斑鳩!」睜開眼來,見黃蓉正豎起了大拇指,不由得甚是得意,笑道:「這碗荷葉筍尖櫻桃斑鳩湯,又有個甚麼古怪名目?」

   黃蓉微笑道:「老爺子,你還少說了一樣。」洪七公「咦」的一聲,向湯中瞧去,說道:「嗯,還有些花瓣兒。」黃蓉道:「對啦,這湯的名目,從這五樣作料上去想便是了。」洪七公道:「要我打啞謎可不成,好娃娃,你快說了吧。」黃蓉道:「我提你一下,只消從《詩經》上去想就得了。」洪七公連連搖手,道:「不成,不成。書本上的玩意兒,老叫化一竅不通。」

   黃蓉笑道:「這如花容顏,櫻桃小嘴,便是美人了,是不是?」洪七公道:「啊,原來是美人湯。」黃蓉搖頭道:「竹解心虛,乃是君子。蓮花又是花中君子。因此這竹筍丁兒和荷葉,說的是君子。」洪七公道:「哦,原來是美人君子湯。」黃蓉繼續搖頭,笑道:「那麼這斑鳩呢?《詩經》第一篇是:『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因此這湯叫作『好逑湯』。」


   洪七公哈哈大笑,說道:「有這麼希奇古怪的好湯,便得有這麼個希奇古怪的名目,很好,很好,你這希奇古怪的女娃娃,也不知是那個希奇古怪的老子生出來的。這湯的滋味可真不錯。十多年前我在皇帝大內御廚吃到的櫻桃湯,滋味可遠遠不及這一碗了。」黃蓉笑道:「御廚有甚麼好菜,您說給我聽聽,好讓我學著做了孝敬您。」

──出自金庸《射鵰英雄傳》第十二回〈亢龍有悔〉

◆ 牛刀小試 ◆

《射鵰英雄傳》的女主角黃蓉廚藝拔群,所烹菜餚不僅滋味鮮美,取名上也各有典故。在她的拿手好菜中,哪一道的典故出自唐絕句?

(A)歲寒三友
(B)玉笛誰家聽落梅
(C)好逑湯
(D)二十四橋明月夜

答案:(D)

題解:
(D)出自杜牧〈寄揚州韓綽判官〉:「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木凋。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A)歲寒三友:指松、竹、梅。明朝《漁樵閑話》:「到深秋之後,百花皆謝,惟有松、竹、梅花,歲寒三友。」

(B)玉笛誰家聽落梅:脫胎自韋莊律詩〈章江作〉:「杜陵歸客正裴回,玉笛誰家叫落梅。之子棹從天外去,故人書自日邊來。楊花慢惹霏霏雨,竹葉閒傾滿滿杯。欲問維揚舊風月,一江紅樹亂猿哀。」詩人聽得有玉笛之聲,似是叫喚落梅,因而憶及日邊的故人和維揚風月,觸景傷情,笛聲便如哀猿之啼。

(C)好逑湯:出自《詩經》。

注意過嗎?同一種食物換了個名字,給人的感覺會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在囍宴中叫做「花好月圓」的菜色,其實就是紅色與白色的小湯圓。你也來試試,將曾吃過的菜餚取一個別致的名字。
提示:翻翻成語辭典、唐詩三百首,或許會從中發現不少靈感。

◆ 徵文贈書 ◆

徵文:題目自訂,文需提到「菜餚名稱」以及「命名緣由」,並描述這道菜的食材及外觀。
贈書:擇優(5名)贈送遠流出版《射鵰英雄傳 2─世紀新修版》
字數:300∼500字(12月15日截稿)
郵寄:22161 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一段369號4樓 好讀周報收
電郵:readersclub@udngroup.com(附姓名、學校班級、電話、地址)文章將刊於好讀周報、遠流出版金庸相關網站、電子報。

 

◆ 好文共賞 ◆

竹杖尊酹笑談盅

黃睿筌(桃園縣 桃園高中三年級)

鍋中載浮載沉著竹筍與雞肉,我用湯匙舀了一勺湊近鼻端聞聞,淡淡的米酒香氣散逸進我的鼻腔。隆冬時分,來鍋暖熱的湯也許正是再好不過了,可惜那時的我只是打算聞了聞,再轉身離去。

那時,我正逢國三基測,模擬考失意之際,實在難以下嚥食物,我起身打算離開現場,想躲避薄酒垂釣我的鼻翼;避開雞肉誘惑我的舌頭,而爸爸只是在我起身之際問著:「你猜猜這鍋湯叫什麼?」

「不就竹筍雞肉湯!」我冷淡不打算好好回答。爸爸淺淺而笑,「你看竹筍的成長,中空的虛竹後來成了蘇軾〈定風波〉中『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自在而看開的代表,誰怕呢?不過就是一次考試嘛!」爸爸莞爾,而又接著說:「你看看這湯味中有什麼最強烈?」

我回答:「是酒嗎?」

「正是,蘇軾〈念奴嬌〉裡啊,最後幾句是這樣說的:『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雖說我們沒有倒進江月,倒進鍋裡,我們照樣可以感受,放寬你的視野,人生如夢,時間匆促怎會只被一場考試拘束呢?」爸爸笑笑著又喝了一口,「兒子啊,這場考試過了就過了,總會有下次的,就讓我們把這場考試都付笑談中,像楊慎一樣,談笑中釋懷,好嗎?」

我笑了笑,舀了碗湯,翠黃的筍子滑過閃著油光的湯面,我咬了一口,清脆聲響已葬了我的失意。

爸爸提議,「叫這個『竹杖尊酹笑談盅』如何?」「好一個湯名!」而我又嚼了塊筍子,微笑附議。

 

亢龍有悔

莊賀凱(花蓮縣 花崗國中八年級)

「亢龍有悔」,看這菜單上的選項,讓我無言可對,原來武功也可化作菜餚啊!

菜一端上桌,頓時香氣四溢,我拿起筷子,夾了麵條,放入口中,讓那有如飛龍般的拉麵,在我的舌尖上下飛舞,一會兒在齒縫徘徊,一會兒搶攻味蕾,讓我不禁大快朵頤。

更令人拍案叫絕的,就是那如病毒般擴散的麻辣。「亢龍有悔,盈不可久」,那上口不辣,後勁卻讓人難以自拔,就像「亢龍有悔」這招一樣,攻進我嘴裡的辣只有10分,但留在自身的卻有20分,慢慢的殺進來,終於爬滿嘴,辣麻麻的,好吃極了。

神龍般的麵條,亢龍有悔的辣,這麵,塞滿了我心中的疑惑;這辣,化解了我心中的害怕。「亢龍有悔」,讚!

 

聲音,在想像中迴盪

黃式淵(花蓮縣 東華大學附設實小六年級)

白色紅色黃色的小珠子,滴溜溜在瑩白的瓷盤上滾動,一邊還冒著騰騰熱氣。

許熙說,「趕快吃,冷了就會喪失酥脆的口感,沒那麼好吃」。許熙的媽媽卻在廚房大叫:「小心燙!剛炸出來的!」讓我們一幫圍著桌子流口水的同學,不知該不該舉箸,只好瞪著盤中的小珠子,一粒粒慢慢停止滾動。

突然一雙筷子凌空而降,迅速擄獲其中一個特別肥白的丸子,我們抬頭順著筷子望上去,原來是許熙讀大學的哥哥出現了。他一邊哈著氣,一邊啪嗒啪嗒地把那顆肥美可愛的湯圓給嚼了,我們一見勁敵出現,再也顧不得客氣,紛紛舉箸向盤中的小丸子們出擊!

許熙的哥哥拉了一把椅子,擠進我們中間,說:「這是我最喜歡的點心。我還替這道菜取了一個名字,叫『玉珠落盤』,你們知道典故出自哪裡嗎?」又是玉又是珠,還有「落」和「盤」兩個關鍵字,誰一聽都知道是出自白居易的〈琵琶行〉:大珠小珠落玉盤嘛!

「對!我還要求我媽,裝這道點心時,一定要用白瓷盤,才襯托得出小湯圓的鮮豔和瓷盤的淨白無瑕。」

「可是〈琵琶行〉這段是形容聲音,你這道菜,軟綿綿的丸子放在盤上,只有視覺享受,哪有聲音?」許熙吐他哥的槽。

「沒錯,可是你在讀〈琵琶行〉時,不也是透過視覺的閱讀,在想像中聽到聲音嗎?」我們都知道許大哥讀的是中文系,果然解析得有道理。

「而且這些湯圓是炸的,有硬度和脆度,也會在盤中滾動,令人彷彿聽到珠落玉盤的聲音!」許哥說完,拿起筷子再度進攻,卻發現桌上只剩一個空玉盤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

王日欣(新北市 石門國中25班)

「喀—滋—」一口咬下,瞬間,嘴裡四溢著淡淡清香。

外酥內軟、外表不太出色,在「食」群裡不易找到它的芳蹤。但在我眼中,它最出眾!它散發著如黃金的耀眼光芒,在滾燙的熱油鍋中,炸的黃黃,坑坑疤疤的外表、方方正正的形狀像海綿寶寶一樣可愛。

原以為被熱油壓榨得已無半滴水,如阿婆的皮膚般皺皺的;如揉爛的紙團又乾又硬,一點也不會令人聯想到「美味可口、食指大動、香味四溢。」好像微風一吹,就會如燒完的灰燼隨風消失得無影無蹤!

其實,它裡頭另藏玄機,當扳開那其醜無比、榨乾的外衣,白白胖胖、水嫩、多汁、細緻的內在,軟度剛好!像奶酪樣滑嫩、香甜!「漱∼」的就溜進喉嚨,讓人垂涎三尺,不禁流了滿池口水,像瀑布一樣傾瀉而下,停都停不下來!

這正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原以為那乾扁、毫無色澤的「油炸物」一點也不可口、秀色可餐,但千萬不要以貌取「食」,其實它的口感如白雲柔軟綿密,讓人齒頰留香,回味無窮。它就是內在豐富的——炸豆腐。

 

大珠小珠落「芋」盤

楊婷雅(新北市 育林國中96班)

每到九份,「芋圓湯」這碗名聞遐邇的東方甜品是所有遊客必吃的食物之一。那一顆顆如珍珠般圓潤的芋圓,令人食指大動,想要一口接一口的吃!自古以來,中國人喜歡用些典故來取代菜餚的名稱,讓它們增添幾分的尊貴。在此,我要以「珠圓玉潤」這句成語來代替傳統「芋圓湯」這個名字,並把芋圓湯,這碗裝滿許多人兒時回憶的湯品,推向東方甜品的國際舞台上。

「珠圓玉潤」出自唐朝詩人張文琮的作品《詠水》一詩:「方流涵玉潤,圓折動珠光。」此兩句原是在形容水流波光似玉石那般的溫潤光滑,而那些濺起的點點水花如粒粒珠子那般的渾圓耀眼,張文琮把流水以及水花的美描繪得淋漓盡致!芋圓湯中那一顆顆圓潤、飽滿且晶瑩的芋圓,彷彿是那些剔透光亮的水珠,那樣的雅致,那樣的柔美呀!

在中華民族五千多年的歲月當中,每個朝代都各自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獨特美食。或許它們被珍藏在御膳廚房的密室裡;或許它們被遺忘在簡陋的小巷中;但是,那些食物代表著另一個時代的轉變。讓我們帶著思古幽情的心,去品嘗那一碗飄著淡淡芋香的「珠圓玉潤」所帶來的好滋味!

 

回玩味金庸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