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返政大,笑談退學泯恩仇
文/中國時報記者劉梓潔 2007年5月22日

金庸二十一日在政大開講,他透露當年在政大唸書時常睡在長凳上,引發後來寫神鵰俠侶時,設計出小龍女睡在繩索上的情節。記者季志翔/攝影

  武俠小說界最受歡迎的小說家金庸,當年可是政治大學的退學生!日前獲政大頒發名譽文學博士學位的金庸,昨天上午在政大舉行專題演講,主題雖訂為「中國歷史的發展」,但金庸說起當年讀書時的趣事,引起現場政大師生熱烈迴響,掌聲與笑聲不斷。

  金庸於一九四四年考入重慶中央政治學校外交系,念了兩年,因看不慣國民黨員學生作威作福,挺身而出,遭到退學。演講主持人政大文學院院長王文顏打趣比喻,金庸當年即表現出俠義之氣,或許是與政大的這段淵源,使得金庸筆下的大俠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恩怨情仇。

  雖然沒念畢業,金庸仍對母校政大有無限感念,尤其外交系的國際司法、國際關係等課程,至今仍覺受用。金庸開場即說,若他今天有小小的成就,都是因為當年政大老師教得好。現場馬上響起如雷掌聲,金庸接著不急不徐地補上「當然我自己也很用功」。

  金庸在重慶讀政校時,每天中午睡在一張木頭長板凳上,可以睡一小時不會摔下來,睡醒就讀書,每天看完一本《資治通鑑》與數十頁英文書。睡長板凳的經驗,讓他寫《神鵰俠侶》時,想出小龍女睡繩索的情節。

  金庸回憶,在政校讀書時,受的是軍事管理般的教育,印象中校長蔣中正先生非常嚴肅,但曾任財政部長的孔祥熙教書時卻很風趣。他記得有次孔祥熙演講完,對同學說「對不起,我想小便」,就神態自若地在司令台一角小便起來。

  當年歷史學家錢穆的演說也讓金庸印象深刻。因為錢穆先生說的是無錫方言,同學們都聽不懂,而金庸是上海人,正好懂一些,便在台下幫同學們同步翻譯,同學都對金庸刮目相看。

  今年八十三歲的金庸所獲榮銜甚多,包括北京大學、浙江大學授予名譽教授,香港大學、加拿大UBC大學及日本創價大學授予名譽博士,也曾獲選英國劍橋、牛津二學院的榮譽院士。勤學不倦的金庸,兩年前申請進入劍橋大學攻讀歷史碩士,已於十二日赴英領取碩士學位。

  金庸在昨天的演講中,笑稱自己是「大師兄」,來為小師弟小師妹解答。前來一睹大師風采的政大學生,皆人手數冊金庸小說,由提問中更可知有備而來。而金庸回答亦機智風趣,妙語如珠。
有學生問到,金庸在《碧血劍》中寫了精采的〈袁崇煥評傳〉,倘若袁崇煥沒有死,中國歷史將會怎樣發展?

  金庸快人快語回答:「歷史是不能假定的。如果孫中山先生不領導革命,我們現在坐在這裡,不就都留著辮子嗎?」金庸接著笑說:「歷史雖不能假定,但可以想像。」他自己就經常想像,假如只有鄭和下西洋,而葡萄牙、西班牙沒有發展海軍,那麼全世界就都是中國的了。

  又有學生問到,為何金庸小說只著墨於南北宋與明末兩個時代。金庸笑答:「因為我知識不夠!」被問到如何在每部小說中呈現不同結構與脈絡時,金庸認真表述,他的創作原則就是「不重複自己,寫過的就不再寫」,人物性格也絕不重複,才會個個性格強烈鮮明。金庸笑說:「所以寫到現在已經寫不出來了!」

(轉載自2007年5月22日中國時報綜合新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