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左手地圖,右手史書,邊編邊找碴
文/鄭祥琳(《金庸作品集》副主編) 2006年8月15日

   一九九九年初,位於台北的遠流辦公室,收到從香港寄來的第一批《書劍恩仇錄》校稿,修訂大工程就悄悄展開了。

  金庸的修訂稿都是本人親筆校寫。每一部小說總是來回修改,《天龍八部》前後修改八次居冠,其次是《書劍恩仇錄》、《碧血劍》和《倚天屠龍記》各七次。

  通常,我攤在稿子旁的必備工具是:一本中國歷朝地圖集、一本歷史年表、一本大辭典。此外,「廿五史」、「詩詞選」、「經穴圖」、「古兵器大全」等等,則在書架上隨時備查。

  金庸小說中的敘事,經常縱跨數十年,橫越千萬里,人物世代糾葛,情節層層牽纏。倘若不在編輯過程中隨時做筆記、畫重點,鐵定會迷失在千頭萬緒之中。隨稿子整理而成的「人物年歲表」、「大事年表」、「時序對照表」、「XX門派表」、「X掌招式整理」、「XX劍法整理」等等,在工作中對自己幫助極大。

  在一二校之初,我們會將網路上各路「找碴」意見匯整給金庸。只要發現有前後情節矛盾的地方,就直接標示在校稿上,或是另函說明。倘若金庸覺得所提意見很好,往往會批下「甚是」、「所提意見極佳,已照改」等等。若認為無須改動的,也會寫下他的理由。

  金庸是一位非常謙和、又情感豐富的人。我們的溝通方式雖都是透過信件往返,每一次看到金庸的來稿,就好像又更貼近這位文學大師的內心世界一些。

  他常常對我們「百般找碴」的提問表示欣喜,甚至當作是「見招拆招」的樂趣;也常常鼓勵我們對於他的改動,有任何好或不好的感覺,都要與他分享。

  金庸先生也很關心我們的生活,即使在時間壓力如此緊繃的情況下,仍願意配合我的產假,讓《倚天屠龍記》延後一個月出版;還將他最喜歡的男主角(段譽)的字,給Baby當名字。

  當最後一部《鹿鼎記》修改完成,金庸寫了封信,說他想把我們工作團隊三人的照片印在書後的附錄,以表感謝。受寵若驚之餘,不免想到,這樣一來,我們豈不成了韋公爵群芳譜中的一員?韋小寶這小傢伙不但沒逃跑一兩個老婆,反而又添了三個?

(轉載自2006年8月15日聯合報文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