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庸 限 時 批•

  對不起,原訂本日刊登的金庸《書劍恩仇錄》新修稿,有個意外變動。關於這件事,金庸要親自為您做個說明……

  從《中國時報》浮世繪版讀到「金庸茶館」讀者們的信件反映,總是感覺到台灣朋友們熱情的呼吸和脈搏,人生在世,得能結交到這許多真誠可愛的朋友,做人也真不枉了。陳家洛、文泰來、駱冰等人,在大漠冰天雪地中困於清兵重圍,仍然興高采烈,毫不沮喪,主要是得到朋友們的支援。我希望「金庸茶館」已成為「金友」們的精神支柱,那一位「金友」工作不順利、考試不理想、受到爸爸媽媽的責備、好朋友的誤解、心愛之人的冷淡,甚至離婚了、失戀了(我舉了很多不愉快的情形,好像挺不吉利,但人生之中,不愉快的遭遇總是有的),想想令狐沖、楊過、小龍女,他們的遭遇有時比你(我)還慘得多,那又怎樣,還不是活過來了?你們的朋友金庸,「金庸茶館」可愛的掌櫃們,還有許許多多在茶館中談天說地的老朋友,豈不是永遠在你們身邊,你永遠不會寂寞孤立,不會沒有朋友的。

  關於《書劍》新改本最後一章在「茶館」刊登的預告,我已見到了。現在要求不要刊登,不免對讀友們失信,我感到非常非常抱歉,要向大家一鞠躬,誠懇的說:「真正對不起!」
台灣讀友們曾指出我作品中的錯誤,我全部記錄在電腦堙A上次在台北「時報廣場」的演講之中,我對許多聽眾的質詢表示:「這是一個錯誤,下次保證改正。」這些錯誤在《射鵰》、《神鵰》、《天龍》中較多,其他的也有不少。有些不是錯誤,而是覺得可以改得更好些。《書劍》的新版已改動了不少,改動處前後有呼應的,如果單是刊登最後新加的一節,不看到前面的改動,又覺得不對了,所以我考慮之後,要求不要刊登。其他《碧血劍》、《射鵰》等等都一樣。

  我對回教的教義懂得不多,前些時候買到幾冊英文本的《可蘭經》,以及英文、阿拉伯文對照的經文,再有幾冊講述伊斯蘭教義的宗教書,苦讀鑽研之後,稍微多了解了一些。不過伊斯蘭教是一偉大的宗教,歷史悠久,派系繁多,各家先知學者說法不同,就像基督教、佛教、道教一樣,教外人不易掌握其要旨精義。我抱定一個宗旨:對所有偉大的宗教都持一股尊崇之心,同情而尊重,如果不懂,決不亂說,以免褻瀆。凡《書劍》中涉及回教教義之處,都持尊崇之心予以書寫。

  在台北時曾收到「中山女中」金庸社幾位小小女朋友的來信,給我寄了好幾幅美麗的「小說中人物畫」,我很是喜歡,好好的保存著,可惜我不知道作者與小畫家的名字,希望她們告訴我。我在編集一本「青少年說金庸」的書,要收集一些二十歲以下讀者們活潑可愛的想法,在香港、台北及大陸出版,希望能包括「中山女中」金庸社小朋友的作品。當然,也歡迎台灣其他小友們的作品。

  這一封信,希望館友們看得滿意,以代替原來答應了的《書劍》新章節。上次的一百問,答得不太詳盡。去年,我在湖南作了一次公開演講,最近又在廣州、天津等地作了些演講,回答了不少問題,以後我把記錄找出來,或許「茶館」可以用。

六月十八日

backupnew.GIF (664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