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從九歲到九十九歲,從小市民到學者 / 彥火

金庸的讀者,年紀由九歲到九十九歲,以男性讀者為主。這是台灣遠流出版公司抽樣調查所得。

金庸讀者最初主要是小市民,他的幾部暢銷小說如《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均在以小市民為對象的報紙刊載。《射鵰》當年在香港《商報》登載(該報讀者以工廠工人、小白領為主),《神鵰》在金庸創辦的《明報》刊載,初創刊的《明報》是一張小報,對象也是小市民。以學歷計,讀者大多數是中學學歷甚至小學程度。但金庸讀者發展到後來,讀者層次不斷提升,逐漸為文化程度較高的中產階級所接受,包括專業人士、文化人,後來更包括大學教授、著名學者。最早公開表示對金庸作品的重視和讚賞的,在台灣有夏濟安教授、香港林以亮先生,及旅美華人文學評論家陳世驤先生等等。

金庸作品之為學人所接受,主要是金庸作品為知識分子的苦悶生活打開一條路,金庸小說與中國傳統的世俗小說有繼承的關係。此外,金庸典雅的古典白話文及中國濃厚的文化因素,也是為知識界所喜愛的。

在台灣戒嚴時期,台灣學人陳芳明博士認為,金庸小說為台灣知識界的想像世界打開了一扇窗。至於海外學人及留學生,均視金庸作品是課餘最佳調劑品,可以排遣苦悶。我們所熟悉的余英時(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劉紹銘(香港嶺南大學翻譯學系講座教授)、杜維明(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等等,都是金庸作品的愛好者。著名科學家楊振寧、陳省身、李政道等也自稱是金庸的讀者。

我於一九九○年到德國慕尼黑公幹,赫然發現當地的華人留學生有一個金庸作品交流會的組織,並出版了油印刊物,在刊物上大談閱讀金庸作品的心得。至於台灣、大陸的大學裡更有不少「金學」同學會的組織,如台灣大學的「金學研究社」等。台灣多家大學還在學生布告板設有金庸武俠小說講座專欄。

backupnew.GIF (664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