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作品銷路高踞海內外榜首 / 彥火

近三十多年來,金庸作品的流行和歷久不衰,則是不爭的事實。著名紅學研究家林以亮曾說過:「凡有中國人、有唐人街的地方就有金庸。」據一項不完全統計,大陸、台灣及海外的金庸讀者超過一億人。從七十年代開始,金庸作品在香港及海外一直高踞銷路榜首。

據一九九六年遠流出版公司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單是台灣八五至九五年,金庸作品在台灣共銷出四百七十萬冊以上。台灣《聯合報》在同一年統計中,說金庸是台灣十大納稅作家的第一位。

據遠流出版公司稱,金庸作品如加上早年坊間盜印及之後的遠景版,總銷數應達一千萬冊。同一報告透露,台灣幾乎是戶戶有金庸的作品,如果加上租書店、圖書館,可說是每個讀書人,包括成長中的年輕人、成年人在內必讀的書,若加上從電影、電視等其他媒介接觸的,更不可估計。金庸歷來都是台灣「金石堂年度十大暢銷書的男作家」之一,從不落空。

金庸作品一直是大陸開放以來不法出版商(包含正牌出版商)發財致富的最佳途徑。金庸作品是大陸盜印最多的流行小說。有一段時間,由中央一級到地方出版社,無不投入巨大資金出版金庸小說,企圖與地下盜印商分一杯羹。後來直到九年前,大陸公佈版權法,金庸才能正式授權北京三聯書店出版其小說。

金庸較早自稱,他每年從港、台(包括電影、電視)得到的版稅為一千萬左右,但一直沒有收到大陸地區版稅,只有一次是例外,早年應李瑞環的要求簽給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出過一套《書劍恩仇錄》,收過一筆約十萬元人民幣版稅。其他大陸出版社的版稅,在正式簽約給北京三聯書店前一個錢也沒收到。如果單是大陸的版稅(已出版的各種版本),相信將已過億元計。

我每年一趟赴福建探親,發現所有書店均沒有三聯版的金庸作品,卻有不少盜印本,連機場的販賣部也賣盜印本,大抵是利潤高的緣故。我後來更在泉州東方酒店看到一套以「南海出版社」的名義出版的十六開本《金庸全集》,打開一看,竟連出版社的地址、版權頁都沒有。

backupnew.GIF (664 bytes)